栏目导航
   

对爱的执着,悄悄地绽放又悄悄地凋谢

作者:骑士私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1-11 18:15:42

  美相遇何堪花儿落…寥落烟雨痴儿女…红尘错扰皎洁如玉的月光下,昙花就那样轻盈忧伤地展开自己,没有眼泪,千年的祈盼也许早已把心泪淌干,没有悔恨。,有的只是忠实于自己对爱的执着,悄悄地绽放又悄悄地凋谢。它是天上一个花神,能开着灿烂艳丽的花,众仙们投来羡慕的目光,观赏着,赞美着…昙花每天快乐地盛放着,久而久之,昙花感到忧郁寂寞,一朵艳丽的花掩藏一颗孤寂的心。一个每天为她锄草灌溉的童子,慢慢走进昙花寂寞的心间,她又快乐起来,每天在冉冉升起太阳时分都开出晶莹无暇的花,凝莹、含蓄,让童子沐浴在花的芬香里,感受那浓浓的情意,而童子也从芬香里感到昙花的心,爱情的种子在他俩的心田不经意悄悄发芽,他们用忠诚去浇灌,以真挚去培育,快乐的他俩每天牵望朝暮到来,一起观薄雾晨曦,一起凝视落日余辉,昙花与童子相爱了!他们的爱在春风里发芽,在阳光下滋长,在暮色里绵延,在风雨下柔情盛开,似高山小路缠绵,像流水那样纯洁,但他俩深知道,在仙间…即使相爱,也难逃相爱带来的厄运,有时他们只能默默地守着那饱含深长的牵挂,快乐后的伤感暗然划过天际,无奈日日夜夜解读思念的苦… 最终玉帝还是知道了昙花与童子相恋的事,大发雷霆。不顾昙花的苦苦哀求,玉帝把花神贬为下凡间一生只能开一瞬间的花,不让她再和童子相见,还把童子送去灵柩山出家,赐名韦驮,让他忘记前尘往事,忘记花神…可是花神却忘不了童子;忘不了被贬为下凡间那一刻;自己的信誓承诺,无论天上凡间花郎你记住…还有一个我…我的花永远为你灿烂而开,为你而纯洁凋谢。每年暮春时分,昙花知道韦驼尊者都会上山采春露,为佛祖煎茶,尽管万水相隔,千山望无际,每年昙花都在韦驮尊者取露经过时,悠然盛放,全力摇曳那柔情枝叶,然后绽放洁白如玉的花瓣,骑士私服一条龙散发淡雅温馨的气息,想勾起韦驮曾经的回忆。风吹寒了荒芜,昙花从泪水惊醒,看着韦驮尊者匆匆来匆匆去的身影,让心上盛开的昙花立刻萎颓调零,春露过后的昙花在寂寞里凝视那千年情怀,那尘封的心像花蕾深深锁,一直不肯展现红颜,躲开的凡间诱惑等了一个又一个冬去春来展转千年,寄望千年,昙花从茂盛繁枝逐渐枯萎,只寄望能与韦驮尊者再一次心灵邂逅,然后静静无悔枯萎,风知道了,它在絮语,向韦驮尊者诉说昙花千年苦相思,浪在荡漾,祈祷韦驮尊者忆起千年尘封在记忆中的梦,云哭了,诛仙开服一条龙它的心在暗涌,涌现昙花无期遥望,秋风潇潇,茎叶飘零。又是一个春天来临,昙花感到韦驮千年的气息从遥远的地方慢慢到来,昙花慢慢张开潮湿了守望的千年双眼,一份久违的温暖瞬息涂满昙花颤抖的心田。她低头含羞,那千年堆积在最深的微笑悠然盛开韦驮尊者的脚步来到昙花的身边停下,他看着昙花,愁眉深锁,在无言,又像回忆什么昙花轻轻抖动身上千年的尘埃,含羞的花蕾一朵朵快乐娇媚重生,风轻轻地一吹,柔情泛泛,翩跹起舞!蜂蝶看到了,在花间翩翩起舞,韦驮尊者看见天边一道晨光从东方渐渐扩散,知道昙花的花蕾暂不怒放,他想先去深山为玉帝取朝露,然后再转回此地,就在韦驮尊者转身离去时昙花在盛开絮放着,朵朵宛若莹玉,亦呼唤着,呼唤韦驮深情的回眸,那怕只是匆匆一瞥,也以慰藉这颗思念千年的心,一瞬间,昙花的心,一瓣一瓣地碎了,哀伤悲恸,愁云弥漫旭日,花朵的色彩逐渐消失,沉沉的愁云遮住了原本无瑕纯净的笑脸…韦驮尊者取完朝露匆匆赶回的时候…看见昙花一朵朵凋零的花,凋零的花朵朵凝血,韦驮尊者想去采摘一瓣带回灵柩山的时候,就在韦驮尊者的手刚碰到昙花的枝茎时,一朵凋零的昙花轻轻瓢落在韦驮手中,洁白凝血…忘不了的容颜,红尘万里,千年凝望,忧伤千年,韦驮尊者双手合十喃喃自语,诛仙开服一条龙无缘…无…缘… ?码头上…有一对中年的男女,女的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双迷惘的眼倚窗守望,守望着船上上落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到渡轮又载着远航的客人从她眼前远去,她才慢慢回过头来看着他,他知道她要等的人没有回来,在他离去以后,即使繁花凋零,梦境褪色,她依然编织那些数着落叶做梦的日子,依然守望着他在春天里对她的那份许诺,最初的那份情感,那份感动。他不敢看着她失望的眼神,但他愿意从黎明至黄昏,一直陪着她,多年了,也许他也习惯陪着她慢慢一起等,但他心疼她,等到的又是那一轮寂寞苍凉的夕阳。《魔域》玩魔域我好想哭.万人票选传世新区“决战天下”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2010-2015 天空数据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空数据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
    苏ICP备09125723号